今年22月22日上午,张女士如约来到酒店,开好房间。约兰德和罗伯特来到房间,当着张女士的面把箱子里的保险柜打开。然而,打开后只有一沓沓黑纸。罗伯特拿起七八张黑纸说:“这就是美金。为了逃避海关检查,箱里的美金都经过特殊处理变成了黑色纸张掩人耳目,只要涂上特制药水就能复原。”随后,罗伯特掏出一小瓶药水,喷在几张黑纸上,再用清水反复清洗,用熨斗熨干,几分钟后这几张黑纸果然“复原”成了美元。“亲眼” 见识了黑纸变美元的过程,张女士相信了对方,并答应回家筹钱后,再来买药水“洗”美元。

随着岁月流逝和一个个幸存者的离开,抢救性记录、整理幸存者们的记忆成为一件与时间赛跑的事。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副馆长陈俊峰谈到,幸存者的证言弥足珍贵,近年来纪念馆对幸存者口述史进行了多次梳理,对老人们的证言、证物都进行了保留。他说:“纪念馆一直在搜寻南京大屠杀幸存者,最近一段时间发现了一部分新的幸存者,别人会请专家对他们的证言进行论证,如果符合幸存者要求,则会将他们纳入在册。”